李真铭说,父亲生前多次提起这一幕,“每次都红了眼眶,然后哽咽。”李高山告诉儿子,集体屠杀地后面有一条小道,“我排最后一个,打第一个我就跑了,那个地方有一个转弯,日本兵没有追。”

小晶在江汉区一家洗浴中心工作。2017年8月9日,一名自称王某某的老板到洗浴中心消费,留下了小晶的联系方式。刚开始小晶没怎么搭理他,但王某某锲而不舍,屡屡约小晶出来玩。最终小晶被王某某的“诚心”打动,两人“谈起了朋友”。